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专访唱作人Matt Duke:萌兔少年已成父

发布日期:2022-08-05 08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搜狐娱乐讯 (文/梁晓辉 图/李博)Matt Duke,一个中国乐迷稍微有些陌生的美国小众唱作歌手,正在北上广深以及香港5个城市,进行他的首轮中国巡演。坐在记者面前,这位清瘦的年轻音乐人回忆起写歌的点点滴滴,从最著名作品《Rabbit(兔子)》的创作秘密,到女儿出生时写的新专辑《Singer/Songwriter(唱作人)》,Matt将他在音乐中的成长娓娓道来。

  哪怕是在美国,Matt的新闻曝光度也少之又少,“脸书”、推特等个人账号,大多也是他介绍自己的行程。若不是面对面交流,我们很难有机会了解到这位创作才子写歌背后的故事。像他最广为流传的作品《Rabbit》,不是听他亲口说,我们怎么也不会相信那其实并不是一首情歌,而是一首表达逃离“Runaway”情绪的作品。

  “那天我从酒吧回家,已经非常非常晚了,之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让我觉得很累。我走上楼,拿起吉他,看到书架上约翰厄普代克(John Updike,美国著名小说家,曾多次获普利策小说奖,最著名的作品是兔子三部曲)的小说《Rabbit, Run》,让我想起书中主人公兔子的遭遇。他每次走入死胡同的时候,都选择一走了之,虽然看上去不顾什么责任,但其实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因为每个人都会有那样的时候。”Matt说。

  “坐在楼上,我就开始一遍遍的哼着,Run, little rabbit run,突然所有的关于逃离的感觉都涌上来了,手弹着,吉他的和弦就那么写了出来”,Matt向我们比划着弹琴的样子。“第二天早晨起来,我把这首歌重新唱了一遍,我意识到,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件事了。”Matt说,兴奋溢于言表。

  “所以这不是一首情歌,而是关于你受够了一段生活、某段感情、某种关系,想要说走就走的冲动表达,每个人都会有,就是那么自然。”Matt说。可能会让许多将这首歌唱歌恋人的歌迷感到失望,人们可能不知不觉把一首“分手快乐”误唱成了“爱你不是两三天”。

  “而写这首歌大概只用了20分钟”,Matt说,那是他写过的最快的一首歌,像历史上许多首优秀作品的诞生一样,一气呵成的确是灵感的馈赠。“多希望写所有的歌都能如此简单!”Matt感慨道。

  Matt来中国巡演之前,特地去剪了头发。“因为觉得北京可能比较热。”Matt说。坐在酒店的沙发上,他用“Furry(毛茸茸)”来形容自己的新发型,让人丝毫认不出他是之前专辑《Kingdom Underground》封面上的长发大男孩。但他眨动的蓝色大眼睛却仍然带来熟悉感,正如歌迷所形容的,他就像一只蓝眼睛的兔子。

  不仅他本人可爱如萌宠,翻翻他的作品,也有一票歌曲是以动物为主题而写的,除了大家熟知的《Rabbit(兔子)》外,还有斑马、袋鼠、牡蛎、鸟与蜜蜂等等,成为他惯用的创作方式。

  “动物是一种绝妙的比喻”,Matt对我们说,“它们首先给你带来直观的感触”。“像这只小狐狸”,他拿起桌上的搜狐吉祥物,“它非常可爱,但我如果这是一只蜘蛛,你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”,这种指向很直观,他说。

  而有些晦涩的比喻,则更有一种“一花一草一世界”的哲意。比如他新专辑《Singer/songwriter》中的第一首歌《Zebra(斑马)》,就描述了Matt的世界观。“我相信有平行世界的存在,像现在我们正在说话,但我相信有另外一个时空就在我们下面,和我们一同进行,那个时空下还有另外的时空,循环往复,只是我们察觉不到,每个时空都有天使、魔鬼之类的”,Matt说,展现出天主教的思维。“就像斑马,他拥有黑白相间的条纹外表,我觉得每个条纹都是一个时空,但互相之间又看不到,不知道彼此的存在,所以斑马就像一个大的宇宙,一个大的世界,这就是斑马的比喻。”

  “如果不当歌手,或许我会当个动物管理员(Zookeeper)。”Matt说,自己就是这么一个貌如萌宠又爱动物的人。

  29岁的Matt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快30了的样子,无论是看上去的样子,还是在歌迷心中的形象,他似乎还只是那个20岁的呆萌少年。然而在他为中国巡演拍摄的短片中,他向歌迷“展示”了他的Surprise——女儿,让歌迷大吃一惊。

  “不仅是你们,我每天早晨起来都会想,OMG,我有孩子了!”Matt打趣地说。Matt的女儿出生在去年9月,当时正是Matt创作新专辑《Singer/Songwriter》的后期,女儿刚好搭上了新专辑的“末班车”。专辑中的《High Wire(钢索)》就是在女儿到来前写的,记录了一个将为人父者的所有想法。

  “其实关于孩子这件事儿,你永远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,但当她真的降临了,你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样了,很多以前不会想的事都会去考虑,比如我能不能成为一个好父亲,我需要做出什么变化,她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等等。”Matt说。

  就像这首歌,大提琴的音色夹杂着钢琴的低音,有着略带不安的忧郁色彩。歌词也不断重复着,“我突然间成了一个走钢索的人,忧心地往下看”,是一种自我怀疑。怀疑是思想的不安,女儿的出生则是现实责任的加重,Matt说,在唱片业其实并不好混,说不定哪天就无力再做下去了,或许某天,他会找一个稳定的工作,报一个大学研修班(Matt曾因为某几个科目成绩不好没有完成大学学位),安安稳稳的过日子。

  但目前,他对唱歌创作仍有乐观的态度,就像他迎接女儿到来时的心情:“最后你会意识到,所有的怀疑、担心,到最后都变成了对女儿的期待,这才是最棒的部分。”